“后保人”的南开故事

在南开大学,这座占地面积455.69万平方米,拥有近3万名师生员工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校园里,要想保证一年365天,教学科研、学生活动、行政办公、衣食住行平稳有序、正常运转,就离不开强有力的后勤保障。然而,这条“看不见”的战线却由许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们用汗水铸就。他们不畏酷暑严寒,不顾风霜雨雪,披星戴月、夜以继日地为师生提供了整洁的校园环境、稳定的动力保障、舒适便捷的生活服务。

也许每一名南开师生都曾在哪里见过他们,但他们的名字却鲜为人知。近日,记者走近这群可敬可爱的“后保人”,讲述他们的南开故事。

“我们部门一共13个人,负责学校24万平方米的保洁工作,一个人要负责2万多平方米。”——校园环境管理中心


八里台校区化学楼旁,校园环境管理中心的马大爷正一扫帚一扫帚地将落叶扫进垃圾袋。一辆三轮车和一把扫帚便是他的“家当”。

马大爷一边打扫一边说:“我今年57岁了,在这里工作已经十五六年了。”马大爷和姚大爷一起负责清扫化学楼附近区域,保证地面整洁。除这项工作之外,他们还负责新开湖和马蹄湖湖面的垃圾清洁工作。姚大爷手拿一支长竿,竿子尽头固定着一个网兜,一次一次将湖面上的落叶和垃圾捞出来。这样循环往复的动作描述的正是校园环境管理中心员工的工作日常。

春天,校园环境管理中心的工人们将湖面的垃圾捞出。水体的富营养化导致水藻大量繁殖。要想全部清理干净,工人们至少要连续工作一个半月。夏天,马蹄湖的荷花为南开校园增添美丽。这些荷花就由校园环境管理中心的工人们负责养护。秋天,工人们将枯枝败叶搬运出去。到了冬天,工人们需要对付的就是积雪了。

“一到下雪天,我们就忙得不可开交,干一天活要换三双鞋。”为了让学生们在下雪后的清早能安全地去上课,工人们常常在凌晨两三点起床清扫积雪。“今年的第一场雪还好,我们一下午就清完了。去年雪大的时候,我们经常白天黑夜连轴转。”对于这些工人来说,把干净的校园呈现在大家眼前,就是最大的快乐。

闲聊时,马大爷提到了一件令他们头疼的“麻烦事”。“总有人往我们学校的校钟里面刻字,我们就用稀料清洗。”马大爷说,由于校钟里不透气,工人们总被呛得直咳嗽,眼睛流泪,所以隔五分钟就要换下一个人进去。姚大爷呼吁说:“也希望大家爱护学校建筑物和纪念碑,看到刻字的行为要及时制止。”

“我一直向往着南开,虽然不能在这里读书,但也在南开工作了十五六年,对这里有感情。学生们的素质很高,我们工作也开心,不觉着累。”马大爷说。

10个小时的站立,1000多个快递包裹,装卸、扫码、分拣、投递,弯腰、下蹲、起身,循环往复。”——校园快递中心


“我叫刘博,干快递这行十多年了,去年9月来到这里,我挺喜欢这儿的。”刘博是南开大学津南校区的一名普通快递员。他个头不算高,讲着一口天津味儿的普通话。

在人们看来,快递员的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忙”。对于刘博来说,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忙碌。早上7点,刘博忙着叫醒10岁的女儿,为她准备早餐,然后急火火地送去学校。随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着上班。十多年的快递工作,让这个30岁的中年男人,养成了守时、麻利的好习惯。“可不能迟到,这会破坏纪律的!”这句话早就成了刘博的口头禅。

到岗之后,刘博就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不停地穿梭于货车、仓库、柜台、快递箱之间。津南校区每天的快递收发量是35004000件,今年“双十一”期间每天快件量暴增到9100件。这些数字就是刘博和他的同事们每天要完成的工作量。单就将这些包裹“各就其位”就足以让刘博他们忙得团团转。

“包裹有轻有重、有小有大。有时候遇到特别沉的包裹,得要两三个人才能卸下来!”随后,快递员们要用“码枪”一件一件扫描分拣,贵重物品或者有特殊存储条件的包裹会被单独分拣出来,放到办公室货架上。

尽管以上这些工作看起来已经十分繁重,但对于刘博来说,这仅仅是一天工作的开始。随后,他要快速地将包裹拉到位于文科一食堂、留学生公寓、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药学院、理科二食堂、东西综合业务楼以及国家重点实验室等8处快递箱子进行投递。随后,通过操作信息系统,提醒收件人查收。

“当一批包裹被取走后,再迅速进行下一批投递。”刘博告诉记者,这些程序他一天要干好几轮,一天下来几乎闲不住。

入冬以后,气温骤降。快递员的工作环境更加“艰苦”了。校园里,偶有穿着厚厚冬装、戴着围巾口罩的学生行色匆匆,以盼尽快进入温暖的室内。而快递员们则要几乎整天在室外工作。刘博工作时,只有一副工作手套,身上的冬装看上去也并没有多厚,因为干起活儿来常常满身大汗。

快递员们没有固定的吃饭时间,他们要轮班用餐。结束了两轮投递,轮到刘博歇工,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半。他小跑着来到文科食堂打了两块钱米饭和一个菜。“今天从家里带了两个小菜,在食堂可以少打一些,两个人吃足够了。”刘博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爱人也在津南校区工作,每天中午他俩都一起吃饭。这也是一天当中难得的休息时间。

像所有的服务行业一样,快递行业也经常会出现顾客投诉的情况。作为快递员,刘博表示,他们都在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师生反映的问题他们也会尽力去解决。“你理解理解我,我理解理解你,大家互相理解才会更好嘛!”刘博摸摸脑袋说。

每每提到女儿,刘博的脸上总会洋溢着笑容。“她跟我可亲了!‘双十一’我们忙活到夜里快2点。闺女一直等我到家才肯睡觉。”每天送女儿上学是刘博最开心的事。回到家里他就主动下厨做女儿最爱吃的番茄炖牛肉和炸酱面。“每天下班后,闺女围着‘爸爸爸爸’地叫着,那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刘博希望女儿长大后当医生。“女孩儿文静些,安稳点,挺好。别像我们,这么操劳。”刘博说。

“锅炉发生故障后,我们第一时间采取了应急措施,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外国经销商发货,全力抢修,恢复取暖和热水供应。”——校园锅炉房


 津南校区的锅炉房值班室位于文科食堂地下一层,赵瑜坐在整洁的值班室里,玻璃透视窗另一侧锅炉房的工作状态一览无余。学校里每日的温暖,就是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输出。

学校的锅炉房是电脑化自动控制,自动控温的。值班人员只需要监控锅炉的运作情况,注意人为操作是否得当以及新设备是否良好运行。相关的管理人员每天至少进行一次查岗,以保障锅炉的正常运行。机器方面也配备监控装置,实时监控锅炉运转。值班的工作由运维公司承包,每天有一名工作人员值班,采取倒班形式,保障24小时都有人值班。

对于今年十月份津南校区文科组团锅炉房发生的故障,赵师傅解释道:“文科组团共有4台锅炉——两台取暖,两台供应热水,4台水箱——两个集水箱,两个注水箱。今年文科停水是操作不当导致的锅炉加热功能故障,因此只能依靠太阳能装置加热集水箱中的水,导致水温只能维持在38度左右。”

发生故障后,学校第一时间采取应急措施,以最快的速度联系配件经销商——意大利百得公司紧急发货到中国,但依旧延迟了修理工作。因此维修期间,文科宿舍采用固定时间段热水供给配合体育馆备用锅炉供应热水的方式来保障师生的使用。

定期维修是避免故障的重要途径。津南锅炉房有定期维修机制——取暖锅炉在冬天运行,夏天维修;热水锅炉的维修周期按照运行的小时数确定。学校对津南校区锅炉房重视程度高、资金投入大。在锅炉房运行维修过程中,在以需求为中心、保障学生生活条件的基础上,力求节能环保,合理节约。

赵师傅讲到,一般情况下锅炉能使用10年左右,若保养较好可以使用12年之久,因此学校建立了锅炉运行、维修、应急机制,全力保障师生热水供应和取暖需要。

“有蚊子、虫子、老鼠我们都会派人去解决,所有活都接。我们的宗旨是‘没有修不了的东西’!”——校园物业报修平台


“我们是一个物业报修平台,负责接收师生在工程事项上的报修,并转派给物业的维修工,由维修工现场修理,最后由我们给予反馈。我们要求‘小活儿’24小时内维修完毕;对于24小时修不完的‘大活儿’,维修工首先会给平台做一个反馈,反映工程上的问题,比如这个活需要联系总包方,周期比较长,需要购买配件,难度大等等,再由我们告诉同学,并继续后期的维修工作。绝不会让任何一项报修问题‘石沉大海’。”物业报修平台主管孙宇说。

津南校区启动以来,报修平台的工作量巨大,每天大概电话五六十单,网络二三十单。报修平台是36524小时值守,即便是春节期间,仍安排专人不间断值班,目的就是随时帮学生解决报修问题。2016年春节,为了让外地同事回家过年,孙宇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假期,连续7天坚守岗位。

“在这工作压力是有点大,我们负责两个校区,工作量比较大,难以及时兼顾到每一个学生,会有同学投诉报的不及时等等状况。出现这种状况我们会在学校报备,跟学生沟通,得到谅解,并着重督促一下维修工,处理一下维修工在缺件、人手不足等方面的问题。”孙宇说。

在工作当中,孙宇他们时常会遇到突发状况,但他们总以热情的服务让学生安心。“有蚊子、虫子、老鼠我们也派维修工去解决,所有活都接,我们的宗旨就是‘没有修不了的东西’。即便不是我们平台负责的,比如网络问题、电表问题我们也会转给相关部门,一起协作把同学的问题解决好。”孙宇说。

虽然报修单子很多,但维修工和后勤保障部工作人员都很尽心尽责地去做。维修工岁数都不小,楼里没有电梯,维修工扛着梯子天天来回上下跑,十分辛苦。有时还会遇到学生半夜两三点打电话的状况。对于维保部门来说工作起来根本不分白天黑夜。

“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工作。我们希望为同学们舒适地生活做出最大的努力,也非常欢迎同学们随时监督,多提宝贵建议。”孙宇真诚地说。

来源:南开新闻网